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个人认为当下国内最成功的建筑设计师,多年前新闻的报道关于马岩松的玛丽莲梦露大厦开始,开始关注这位长自己几岁的牛逼新锐设计师,后来机缘巧合在北京798看了下他的水墨建筑展,印象非常深刻!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MAD从成立到成功。经得起多少赞美,就能受得了多少诋毁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中国建筑圈流传着一句话:建筑师在30岁之前是不可能成名的,除非你是马岩松。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梦露大厦成名后,马岩松这个名字被冠以诸多的定语:中标海外标志性建筑第一人;新一代中国建筑师最重要代表;2014年更被世界经济论坛评选为“年度全球青年领袖”,成为中国第一个被授予该奖项的人。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有很多人迷他,也有很多人黑他,他的曲线风格被视作打破工业化程式的大胆实践,却也被揣度为讨巧临摹的东方版扎哈·哈迪德。后者曾是马岩松在耶鲁大学念建筑研究生时的导师。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1950年出生于巴格达,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200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奖者。在黎巴嫩就读过数学系,1972年进入伦敦的建筑联盟学院AA school学习建筑学,1977年从AA Diploma毕业,获得建筑联盟学院本科学位。

     扎哈·哈迪德的作品中包括米兰的170米玻璃塔,蒙彼利埃摩天大厦以及迪拜舞蹈大厦(DANCING TOWERS)。扎哈在中国的第一个作品是广州大剧院  ,北京银河SOHO建筑群、南京青奥中心、和香港理工大学建筑楼等也都出自她手。

    2016年3月31日,扎哈·哈迪德在迈阿密的一家医院中因心脏疾病而去世,享年66岁。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评委和建筑评论家艾达·路易丝·胡斯塔布雷谈到这次评选结果时说:“扎哈·哈迪德是当代建筑艺术领域中最有天赋的从业者之一。从她的最早的绘画和模型到当前处于进展中的建筑物和作品中,可以看到其中始终含有原创的和强烈的个性视觉,这种视觉已经改变了我们观察和体验空间的方法。哈迪德的碎片几何结构和液体流动性比创造一个抽象且动态的美好事物要做更多工作,这是一种探索和表达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主要工作。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北京新机场 扎哈·哈迪德给中国留下的天堂之礼

      ”另一位来自休斯敦的评委是里斯大学的建筑学教授卡洛斯·吉门内兹,他说:“在造型丰富和形式充盈预警的情况下,扎哈·哈迪德的创作提醒我们:建筑是虹吸集体精力的虹吸管,是对城市生命力的永久忘却。”

     评审委员、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建筑学教授乔治·西尔沃提(Jorge Silvetti)认为:“扎哈·哈迪德所设计的建筑物是当今建筑在空间产品中占据首位的最有说服力的证明。她对墙体、地面和房顶,以及那些透明、互相交织和流动的空间所作的独具匠心的处理生动地证明了,作为艺术的建筑并未使人耗尽气力,它所需要的仅仅是想象力。”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北京银河SOHO:大师扎哈·哈迪德的生前作品

  

     经得起多少赞美,就能受得了多少诋毁。或褒或贬但无可否认,他确实是目前国内建筑业界的“国际第一人”。在世界范围内,遑论获奖,入围角逐普利兹克都被视为一位建筑师的莫大荣耀,2017年Archdaily将普奖预测的头名席位留给马岩松,就足以说明其国际地位。

     客观看待,在建筑势微的当下中国,或许需要这样一个标志性领军人物的出现。一个能够接招媒体舆论花式套路的明星,一个在国际和国内市场间收放自如的商人,一个敢于尝试挑战资本裹挟和权力拍板的探索者。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2005年,名不见经传的加拿大安大略湖北岸城市密西沙加,为计划中一栋50层高的地标性公寓,发起了当地40年来的首次国际建筑设计竞赛。同样名不见经传的马岩松,带领着他创立不久的MAD Architects,凭借螺旋型的全曲线方案一举拿下了设计权。75年出生的他,时年30岁,一战成名。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因为S型魔鬼曲线

被国外媒体昵称为“梦露大厦”

     通过参加国外竞赛赢得人气声誉,然后杀回国内市场实现商业回报,其实不失为一条放之各大圈而皆准的推广路径。比如“第六代”电影导演之一的贾樟柯,又比如偶像男团EXO前成员之二的鹿晗、吴亦凡。此前在国内吃尽闭门羹的马岩松,项目邀约立马多了起来,图纸落地也不再那般艰难。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鄂尔多斯博物馆

像是空降在沙丘上的时光洞窟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哈尔滨大剧院

像是生长于河滨湿地之中的雪山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威尔士大道8600号(建造中)

MAD的美国首个住宅项目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卢卡斯叙事博物馆(设计阶段)

价值15亿美元的洛杉矶新地标

     撕下外界附加的种种标签,马岩松实则有着射手座凭直觉闷头做事的特质。他常年奔走海外但不用Facebook,也没有开通个人的微博账号。他不太擅长言辞,也不大显露表情变化。尤其一双迷离惺忪的睡眼,没有创意工作者火花一般的闪烁,倒有几分神似麦克格雷迪曾经在篮球场上那种不屑一顾的“杀气”。

     虽然完成有众多超大体量的纪念碑式建筑,足以为他的作品集加持分量,马岩松说起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作品,却是十多年前建造的小小的不锈钢泡泡。他用泡泡在北京的胡同与四合院里填“空”,让它们在城市里面长起来,与新的环境融合在一起,塑造出另一个世界。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胡同泡泡32号

北京老城角落里加建的公共卫生间

     胡同泡泡之所以让马岩松情有独钟,多半是因为它承载了这位老北京人的童年记忆。他生于北京,长在中国美术馆附近的胡同。小时候喜欢画动物但多是写意,觉得非要琢磨画得像“实在太傻了”。他的设计善用曲线,形式自由,原来早在儿时就有了伏笔。

     现在马岩松积极奔走宣扬的“山水城市”建筑理想,也源自他对老北京城有机写意的园林形态的借鉴。北京城里本身没有山和水,但也能造出什刹海和琼岛。在马岩松看来,这已经超越了西方那种在城市里搞绿化的级别,而有着东方文化中的哲学智慧和精神感知。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朝阳公园广场

墨色山水般的异样轮廓引发热议

     对光影,对自然,对宇宙的交流,把非物质性的东西凝固下来,转化成一种生活的空间;把物质性、日常性的事物,转化为一种精神性的东西。最后的建筑不只是一个实在的空间,更会是收获心情与幸福感的场所。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山水城市》

马岩松关于未来人居理想的一部建筑宣言

     的确,我们都不曾见过东方未来的东西,这很需要实验。马岩松想用他的思想深度和设计执行力,让最伟大的作品能在中国发声。这个尝试本身也不失为一种理想主义愿景,不论它能不能给中国建筑界带来新浪潮。

    马岩松说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在追求一种感觉的东西,不管是曲线还是直线,形式与外表不再是建筑重要的部分,而是能像古典的大师一样塑造出一种氛围,一种感觉的东西。在如今被资本化大潮裹挟的建筑行业,这种自我挑战可以说是一种奇观化。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马岩松---东方版扎哈·哈迪德

    经得起多少赞美,就受得了多少诋毁。对于马岩松,他要做的是,在现代高密度城市里探寻建筑未来之路的另一种可能,与奉行功能主义和实用主义的主流对抗。这种不同,想来也自有其存在的必然和必要。



本文由 大学升/淘博艺术 作者:大学升 发表,其版权均为 大学升/淘博艺术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大学升/淘博艺术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3

发表评论